<![CDATA[芙塵若夢 - 【春節特別任務一】壓歲錢]]>Tue, 15 Mar 2016 07:24:49 -0700Weebly<![CDATA[給小龍一份壓歲錢]]>Tue, 01 Jul 2014 14:41:00 GMThttp://gabriella0531.weebly.com/123042614931680293052102920219212091996812305227392750637666/1初升朝陽紅得張揚,

自東而上,

落在少女的臉上,

映出她秀氣的遠山眉,

豐頰如醉一般染著胭脂紅。

少女站在一株沉甸甸開滿枝頭的梅花樹下,

手中拿著一團紅色的布料,

似乎正在對著樹上的什麼講話。


容止剛從山下回來時,

看到的就是這幅奇怪的畫面。

「無,乖乖喔,娘在這裡,快下來,沒事的喔。」

待到他走近了,

才聽見芙兮正用著溫柔的聲音哄著他們家最近的新成員,

小白龍──無。

孵化已近月餘的無不再似剛出生時那般嬌小,

不過不曉得是他們給牠的營養不夠還是怎地,

無也只長成了能抱在手中的犬類的大小。

「徒兒怎麼了?」他悄悄的靠近芙兮,在她耳邊輕聲問道。

「咦?」感受到耳邊的熱度,芙兮嚇的轉過身,見是他才鬆了口氣。

「師父你別嚇人嘛。」她嘟起嘴有些不悅,不過耳根卻微微地泛紅。

容止滿意地笑了笑又道:「所以,無怎麼跑樹上去了?」

「唔,前幾日不是過年嘛,我想說替無織個圍巾送牠,只是剛織好要圍上時,我的縫衣針忘了拿下來刺疼牠了,結果牠就躲樹上去了,怎麼都不肯下來。」

聞言,容止無奈地揉了揉她的頭道:「就妳這粗心的性子,還想著要給無織圍巾。」

「我、我也不是故意的呀,前幾日我趁著師父沒回來熬夜織著,難免有些累沒注意嘛。」

容止輕挑起眉,慢慢湊近芙兮的臉道:「趁為師沒回來時熬夜?」

「诶......不、不是啦,總之就是織得有些累沒注意啦。」芙兮慌忙地退了一步解釋道。

太....太近了啦!她內心暗自腹誹。

「真是拿妳沒辦法。」容止伸出手又捏了芙兮的臉蛋一下,

然後轉身對著樹上的小白龍說道:「無,下來。」

原本躲著的無一聽見這聲音,

全身上下打了個哆嗦,

牠戰戰兢兢地跳下樹,

一眼也沒敢看容止便蹭到芙兮的腳邊去了。

「好啊你這傢伙,師父一叫你就下來啦!」芙兮有些無奈,怎麼連無都那麼廳師傅的話呢。

「牠這是識時務。」

「是是是,師父英明。」

語畢,她蹲下身,再度將織好的紅色圍巾圍上無的脖頸。

原本有些抗拒的無,

在一旁容止的眼光下卻也不敢造次。

「好了。」芙兮滿意地將無抱了起來端詳。

她溫柔地問道:「喜不喜歡娘給你的禮物呢?」

無眨著一隻冰藍一隻銀紫的異瞳盯著眼前總是溫柔的女子,

「嗷嗚。」牠軟軟地叫了一聲,像是在對著芙兮撒嬌。

「怎麼啦?有沒有暖和阿?」

她的話才說完,她的脖頸竟發出一道強烈的光。

「芙兒!」容止驚叫出聲,卻見到白光消失後,芙兮的脖頸竟也圍了一條水藍色的圍巾。

「這是?」芙兮好奇地摸上這圍巾,這觸感....難道是......

「師父,這是水呀....」

「水?」容止也摸了摸圍巾,確認了觸感的確是水後才說道:「摁,看來是無這小傢伙的力量。」

「這是無做的?」她低頭對著懷裡的無詢問出聲,「嗯?是你送給娘親的嘛?」

無眨了眨眼,又嗷嗚了一聲,算是承認。

「師父你看我們家的無好棒喔,還做了禮物給娘親呢!」

芙兮開心地抱著無轉了轉去,嫣虹如醉的豐頰染著世上最純真的快樂。

容止笑了笑,內心卻暗自腹誹道:「徒兒是娘親,那麼我就是無的爹爹了吧。」

對於這樣的結論他很滿意,唇角上揚地弧度更大了。


初升朝陽紅得張揚,

自東而上,

往他們的頭頂灑了一把暖光,

少女抱著一隻龍開心地在梅花樹下轉圈,

少年眼神溫柔含笑靜靜佇立在一旁,

那畫面看來十分和諧,

彷彿他們就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真正的夫妻與孩子。

]]>